<del id="z7xzx"><progress id="z7xzx"></progress></del>

<pre id="z7xzx"><strike id="z7xzx"><b id="z7xzx"></b></strike></pre>

    <big id="z7xzx"></big>
    
    

    <track id="z7xzx"></track>

    <track id="z7xzx"></track>

      <big id="z7xzx"><strike id="z7xzx"></strike></big>

        國企改革“容錯機制”該如何科學構建?

        信息來源: 《企業與企業家》 責任編輯:宋克杰 2014-08-31 12:14

           日前,江蘇省委、省政府印發的《關于全面深化國有企業和國有資產管理體制改革的意見》,詳細描述了江蘇國資改革的目標和實現路徑,并為改革專門設置了罕見的“容錯機制”,即有關單位和個人在推進國有企業改革中依法決策、實施,且勤勉盡責、未牟取私利,改革措施未達到預期目標的,應當給予包容。(7月10日《21世紀經濟報道》)
          改革是一塊硬骨頭,必須創新,必須試驗,“容錯機制”的引入是理所應當的。但是,如果“容錯機制”不科學,就可能演變成盲目犯錯、個人英雄主義的“瞎折騰”、甚至不是打著改革的借口牟取私利的卸責借口。盡管江蘇省的規定已經給“容錯機制”加了兩道“緊箍咒”,一是“依法決策、實施”;二是“勤勉盡責、未牟取私利”,但是,在改革所依之法還不完善的情況下,決策、實施中的“犯錯”就極可能在迷迷糊糊中不了了之;在利益交換、輸送、變現如此復雜的今天,“勤勉盡責、未牟取私利”在大多數情況下也其實是形同虛設。因此,江蘇省的“容錯機制”,還應該進一步從抽象變為具體,從虛懸的提醒變成現實的規制。
          為免除促進改革開放工作創新者的后顧之憂,不少地方都曾出臺過類似的“容錯機制”,但在“叫好”和“質疑”的嘈雜之中,往往沒有了下文。國有企業和國資改革,關系著每個人的切身利益,關系著國家的經濟命脈,建立“容錯機制”,實際上也包含著盡量“少出錯”、“不出錯”,特別是要保障“不敢故意出錯”的本意。從以往的實踐來看,不乏導致國有資產流失、損了國有肥了私有的例子,但最后卻連責任都沒有明確,基本上都在“集體決策”的帽子下“集體免責”了,少數被問責的,還是因為受到其它腐敗案件的牽連??梢?,構建科學的國企改革“容錯機制”以迫不容緩,但問題是究竟該如何構建?
          現代社會是一個法治社會,我們是一個法治國家,政府、黨委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導性意見,詳細具體的“容錯機制”,顯然不在其范圍之內。因此,“容錯機制”的建構主體,應該是立法機關,即人大; “容錯機制”的認定主體及認定程序,應該是司法機關,即人民法院依照規定程序進行,不能導致該容錯的沒有容錯,該追究責任的有沒有追究責任;“容錯機制”的核心任務,一是賦予“容錯機制”的法源依據,解決“容錯機制”的合法性問題,二是明確容錯機制的適用范圍,嚴格限制在法律法規規章和國家政策未規定事項的之內,以免法律沖突,三是明確“容錯機制”的容錯情形,以免適用失當,既不能過窄,也不能過寬,四是建立與“容錯機制”相制衡的防錯機制,以減少“容錯機制”可能的負面影響。在“容錯機制”的立法體系中,建立與“容錯機制”相制衡的防錯機制,是最核心的,也是最難的。具體來說,可以從如下幾個方面入手:
          一是建立國有企業改革的決策監督機制。長期以來,國有企業改革決策,或局限在國有企業內部,或在國有企業與政府之間博弈,如此狹窄的決策范圍,遏制不了國企或政府的“瞎折騰”,而且一旦國企領導與官員的腐敗相結合,“依法決策”就可能徹底淪為遮羞的幌子。因此,為了盡量避免國有企業改革的決策失誤,就必須擴大決策的監督范圍。首先,公眾作為國資的直接相關利益人,必須知情和參與監督;其次,應該發揮人大作為民意機關的作用,什么樣的改革決策可以不經過人大,什么樣的決策需經過人大常設委員會的審議,什么樣的決策需經過全體人大代表的表決。
          二是建立國有企業改革實施的動態評估機制。國有企業改革是一個動態的過程,對任何決策,都應該有一個評估,而且隨著改革措施的推行,評估也應該動態跟進,并公開透明。一旦評估出的結果與決策預想不一致或出現較大偏差,就應該尋找原因,反思和調整決策。具體來說,國有企業改革實施的動態評估機制,應該是多方評估的結合,國有企業自身的評估是第一層次,國有資產管理部門的評估是第二層次,作為民意機關人大的評估是第三層次,在可能的情況下,還應該引入外部的獨立評估。
          三是建立國有企業改革及時有效的糾錯機制。我國過去國有企業改革導致國有資產流失,除了動態評估機制的缺席之外,很重要的一個原因,就是缺乏及時有效的糾錯機制,導致改革一旦啟動,即使發現可能存在嚴重問題,也要么硬著頭皮“一條道走到黑”,致使結果不可逆轉;或者“中途爛尾”,只能睜眼看著國有資產貶值。因此,國有企業改革過程中,一旦動態評估發現問題,就應該啟動糾錯機制,盡量將錯誤及早糾正,避免造成巨大損失,也避免造成“老大難”的問題。
          四是建立國有企業改革容錯的激勵機制。即使有了完善的“容錯機制”,在即使無功也要但求無過的政治傳統氛圍里,首先要激勵有人愿意“吃螃蟹”,那么,對完全依法進行改革的人,即使改革措施依然未達到預期目標,不僅理當給予包容,不作負面評價,依法免除相關責任,而且還需要予以肯定,給予他們再次試錯的機會;其次,對一家國有企業來說,改革是有風險的,容錯是有成本的,那么,就應該建立合理的補償或政府補貼機制,避免完全讓先行先試者獨自承擔“試錯”的成本。
          建立國企改革“容錯機制”,是一項系統工程。國資國企改革已經步入深水區,進入攻堅階段,既有難度又極為復雜,雖然依然有“摸著石頭過河”的意味,但國際國內形勢和公眾意識等都在變化,可摸的“石頭”越來越少、越來越小,“河水”的湍急程度也越來越高,就更需要建立科學的改革觀,做好頂層設計,建立切實的制度、機制保障。只有這樣,允許試錯才能不流于口頭、流于形式,先行先試者才能不畏首畏尾,抱殘守缺、瞻前顧后,那些投機、腐敗者才“不敢故意出錯”,我們的國資國企改革才能順利推進、成功。

        (作者:郭文婧)(責任編輯:宋克杰)


        ? 办公室的秘密羞辱调教av
        <del id="z7xzx"><progress id="z7xzx"></progress></del>

        <pre id="z7xzx"><strike id="z7xzx"><b id="z7xzx"></b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  <big id="z7xzx"></big>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<track id="z7xzx"></track>

          <track id="z7xz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big id="z7xzx"><strike id="z7xzx"></strike></big>